您的当前位置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秋叶褐胭脂红芥末绿天蓝雪青灰银河白(默认色)

 华龙网:【德润巴渝·新时代重庆人】把工地当成家 做党需要的技术干部 

20年筹建5座大型水库
袁刚伟:把工地当成家 做党需要的技术干部

来源: 华龙网


  华龙网7月27日6时讯(记者 黄宇)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黑皮包,这是重庆市水投集团藻渡水库工程项目部副经理袁刚伟每天工作的标配。年已50岁的他,这段时间正忙着新项目藻渡水库的前期筹备。这是他参与建设的第五个大型水库,其参与的玉滩水库扩建工程曾获得鲁班奖。

  第一个水库:鲤鱼塘
  花一年时间研究完300多页专业资料

  鲤鱼塘水库工程位于开州境内,长江支流小江的二级支流桃溪河的上游。上世纪90年代开始前期可研性研究,这也是袁刚伟参加工作后亲身参与的第一个大型水库。

  “我本来是养鱼专业毕业,搞水利完全是半路出家,从头学起。”袁刚伟说,“基层水利工作要求一专多能,你得什么都会点才行。”

  88年从四川省水产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开县水利电力局下属的流域站工作,为了“什么都会”,他让读大学的同学帮忙,买了本《工程制图》自学,300多页的资料书,硬是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完。

  1993年,鲤鱼塘水库工程的前期可研性研究启动,请设计单位编制规划前,袁刚伟和局里的同事要先自己到现场勘察一遍,把库区情况摸清。

  “早上7点出发,一直沿着河走到下午3点多钟,有时候山里没有路,要么顺着羊道走,要么只能淌水过。”回忆起当时勘察的辛苦情形,袁刚伟仍记忆犹新,“等收工时,大家围在一起吃饭,上一盘菜,不到一分钟就抢光了,就饿到这种程度。”

  也就是在实地走访中,袁刚伟和同事们查清了水库周边历年洪水淹没情况、流经范围、地质状况,为后续鲤鱼塘水库工程规划编制提供了大量一手资料。

  第二个水库:玉滩
  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背后有他的身影

  “2008年11月,大坝主体工程正式开工,2011年11月下闸蓄水验收,满足灌溉面积32.84万亩,同时为近60万人提供生活用水及工业用水……”提起玉滩水库工程,就不得不为其极快的建设速度感叹。

  从2007年立项,到工程开建,再到蓄水投用,玉滩水库工程仅用了5年时间。这奇迹般的速度背后,也离不开袁刚伟的身影。

  在玉滩水库工程项目启动前期筹备时,还有一些水利工程也将开始建设,处处都需要人才。但玉滩水库工程项目负责人只钦点了袁刚伟一人。

  面对挑战,袁刚伟没有退缩,而是选择迎难而上。工程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环境评估报告,他一个关卡一个关卡地闯。为了让自己能力更充实,他从头学习了工程招投标、征地移民搬迁等知识,还参加了相关资格考试。

  在办理玉滩水库建设用地报件时,正值国土资源部改革征地报件程序,开始实施征地电子系统报批。

  “工程占地范围涉及大足、荣昌两区,征地范围大,又受到原水库占地的制约和影响,占地情况特殊,资料复杂。”为了适应用地报件电子化改革的需要,更为了让玉滩水库建设征地早日获得国家批复,袁刚伟主动提出要承担起报件的重任。

  30多天的苦战,袁刚伟没有回家一次,当几十册的文件最终汇集成几十页的书面文件上报到国土资源部时,尽管疲惫不堪,他竟兴奋得睡不着了。玉滩水库工程建设用地报件也成为全国征地报件改革后的第一个上报到国土资源部审批的项目,为提前完成工程建设任务又迈了一步。

  2012年11月,玉滩水利枢纽工程获得了中国水利工程优质奖(大禹奖),2015年11月,枢纽工程获得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这是当年全国水利工程建设唯一一个鲁班奖,也是重庆市水利工程建设首次获此殊荣。

  第五个水库:藻渡
  每到一个新水库就是人生新阶段

  从直辖后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开州鲤鱼塘,到获得大禹奖、鲁班奖的玉滩水库,再到南川金佛山、巴南观景口、綦江藻渡河等,这些年袁刚伟参与了重庆五座大型水库、二十余座中型水库建设的“幕后”筹建工作。

  作为市水投集团藻渡水库工程项目部的副经理,这段时间他正忙着新项目的前期筹备。针对库区水源保护的问题,此前南川金佛山项目涉及自然保护区影响的论证办法就派上用场。袁刚伟说:“每一个项目把它弄懂做实,再遇到类似问题就会顺利很多。”

  新项目设计跨省协调,袁刚伟白天要在外头跑,编写材料都在晚上。随意点开他电脑里的文件夹,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汇报材料整齐排列,这些修改记录大多在晚上10点后。

  尽管家就在3公里之外,袁刚伟却忙得只在周末能回去一次。这些年,袁刚伟一心扑在水利工程建设上,早已把工地当成了家。

  “90年我和老婆结婚,在鲤鱼塘水库时我还经常回家,儿子出生后都靠老婆带,特别是我到玉滩水库后,就基本没管过,但还好儿子争气,在我到金佛山水库那年考上了空军航空大学。”袁刚伟说。

  在袁刚伟眼里,自己的人生都以到新的水库为一个阶段,哪怕儿子出生、考上初中、考上大学,都记不住年份,却记得自己在哪个水库。在袁刚伟看来,时间精力上的付出都是职责所在,“遇到工程勘察需要,必须待在工地,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时间回家。”

  “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只要组织需要,就要踏踏实实干,这是党培养的技术干部应该做的。”袁刚伟说。而今,这个1994年入党的老党员,正以饱满的精力,投入到新水利工程的前期工作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