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秋叶褐胭脂红芥末绿天蓝雪青灰银河白(默认色)

 程顺钦:一辈子兢兢业业 退休后用十余载写《市水利志》 

程顺钦:一辈子兢兢业业  退休后用十余载写《市水利志》


个人感言:我们是怀着一种与之血肉交融的感情参与《市水利志》这部部门作品的编纂。盛世修志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我们生逢盛世,又参与水利志编修,深感有幸,也责任重大。

    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够了——程顺钦就是这样的人。从1966年大学毕业进入水利系统工作起,他就把一辈子都献给了水利事业。即便早在2004年他就退了休,但他还是没闲着。《重庆市志.水利志》《中国河湖大典》,参与编写、修订完成这两部书,前前后后他花了13年。如今,已经75岁的程顺钦还是有“操不完的心”,一颗心紧紧系着国家水利事业的发展。

    “傻”:明明可以享清福却偏要“找事做”

    初见程顺钦,老人家笑容平和,说话谦逊。见到记者来,老两口迎上来连连说,进来进来,不用拖鞋。然后端上来满满一大盘的水果,生怕给我们添了麻烦。

    程顺钦话不多,但聊起水利,他就打开了话匣子。

    他这辈子几乎和水利绑在了一起。大学学的就是水利专业,1968年,大学毕业后他就到了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进入水利系统工作,从事水利水电工程的勘测、设计和施工,一干就是12年。

    1973年,程顺钦在永川结婚、生子,而后又匆匆回到甘孜州。说不想念妻儿,那都是佯装的。每年12天的探亲假对他来说特别珍贵。一个人远在他乡,时常看到别人带着孩子,他会盯着看,走远了,还会再回头看看。

    当地海拔3000多米,程顺钦开始出现高原反应,不得不离开他打拼了12年的甘孜州。他回到永川工作2年后,来到重庆市水利局,就此扎根。从1984年到2004年退休,问及这20年,程顺钦笑笑一笔带过,“做的都是本职工作,也不值得一提。”

    2005年,已经退休的程顺钦大可以养养花、旅旅游,向大多数退休老人一样清清闲闲地过晚年生活,但他却“揽”下两件“麻烦事”——一是作为统稿参与了《中国河湖大典》(长江卷)(简称《长江卷》重庆境内条目撰稿,二是作为主编参与《重庆市志.水利志》(简称《市水利志》)的编修。

    “拼”:编委会只剩一个人也要写下去

    老虽老了,程顺钦却不服老,有着一股年轻人的拼劲。

    写《市水利志》和写其他的书不一样,这是记录历史,所有成文的东西必须有证据、有出处。程顺钦说,最难的是资料收集,既怕收集不到,又怕收集到的不准确。

    一开始,成立《市水利志》编委会时,有两三个老同志一起参与,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到最后,编委会只剩下了程顺钦一个人。

    可一个人也得写下去啊。

    那时候,为了收集整理资料,全重庆的档案馆、图书馆,还有单位的资料室,都被程顺钦当成了家。他的办公室里,资料多到堆砌如山,恨不得要把他给淹没在里面。程顺钦的儿子也在水利局工作,一次在单位门口,门卫问他:你爸爸在干嘛,每天那么早来,那么晚才走。

    后来,程顺钦的妻子“看不过去”,主动请缨帮忙整理资料。她说:我真是心疼他啊,那么大的年纪了,没日没夜地熬,身体哪吃得消?妻子就到办公室去陪程顺钦,老两口把校对过的文稿再校一遍,然后再校一遍。晚上回家的时候错过了直达家门口的末班车,老年口就坐车一段路,再走一段路。

    “犟”:一处错误都不能有

    程顺钦工作严谨、一丝不苟是出了名的。

    编写《长江卷》时,程顺钦为了一个数据,两次自掏腰包买机票到北京去水利出版社,请人家修改一个数据。由区县提供资料的资料里记录,合川马门溪龙化石发现地点离水库闸坝距离为3公里,但他经过反复读文稿、查资料,发现实际距离在1公里左右。

    在《市水利志》编撰中,程顺钦和同事们收集的资料显示,万州鲸鱼口水电站安装过1台75千瓦机组,但装机时间不明确。为此,程顺钦先后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多次咨询万州区水利局、重庆三峡水利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万州区文物管理所,但都没查到具体时间。后得知一位鲸鱼口电站的老职工或许知情,他又辗转联系,查到老人住处,并请万州区水利局派人拜访,终于弄清了该机组安装时间。

    还有一次,程顺钦从一本志书上摘录的《培修寡妇堰记》,记述了这条明代古堰修建始末,有380余字,原载于民国27年版《四川綦江县续志》。但核稿时,他发现录文有几个字不妥。于是,他赶紧请綦江区水务局同志在区档案馆查到该县志。与之对照,发现原录文共有13个错、漏字,即作了纠正。

    2010年9月8日,重庆市水利志编委会召开编委扩大会议暨志稿初审会议,程顺钦代表编辑室在会上就初审稿情况作了汇报。为何如此字斟句酌?正如他所说,“《市水利志》不是讲故事,是记述的真实历史。”

    有的说这样的话听着矫情,但程顺钦说的时候,虔诚得像个信徒。他说:“我们是怀着一种与之血肉交融的感情参与《市水利志》这部部门作品的编纂。盛世修志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我们生逢盛世,又参与水利志编修,深感有幸,也责任重大。我深信,通过全体参编人员继续努力,一定能将《市水利志》打造为一部无愧我们先人,也无愧于我们的来者的志书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