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字体:
背景色:杏仁黄秋叶褐胭脂红芥末绿天蓝雪青灰银河白(默认色)

 人民长江报:青山相对出 绿水汇东流 

青山相对出 绿水汇东流

——重庆全面推行河长制探访
来源:人民长江报
 
        (本报记者 胡志刚 朱俊君 岳鹏宇 刘占波)日前,漫步在重庆永川区临江河支流红旗河畔,只见碧水如蓝、绿柳成荫,散步休憩的游人如织。谁又能想到,两年多前这里还是被新闻媒体曝光的严重污染河流。无独有偶,发源于重庆梁平区的长江一级支流——龙溪河,两年多前还是沿河居民避之不及的“黑臭河”,今年4月8日被全国总工会授予了“长江经济带美丽河流”的称号。
        5300余条河流、3000余座水库得到了17551名各级河长的精心呵护,全市纳入国家考核的42个考核断面达到或优于Ⅲ类水质比例达到90.5%,“双总河长制”获水利部、长江委肯定……重庆的河流经历了怎样的涅槃之旅?部分“濒死”的河流如何重获新生?河长制又如何从“有名”向“有实”转变?春夏之交,记者一行深入重庆市进行了探访。
        双总河长发力
        解“九龙治水”困局
        “70年代淘米洗菜,80年代农田灌溉,90年代水质变坏,00年代黑臭难耐。”这是记者在重庆市永川区采访时听到的一首打油诗,诙谐地道出了永川母亲河——临江河的水质恶化进程。
        “永川因水得名,本该是城市灵魂的水,曾经却没有了它应有的模样。”永川区水利局局长钟铎介绍,这其中固然有临江河来水少、缺乏补充水源的客观因素,但最主要的还是长期以来河流管护保护各自为政,造成了“九龙治水”的困局。 
        在网上的永川区政府公开信箱中,记者看到了一则2015年11月群众投诉临江河支流红旗河污染的办结答复,其中关于处理意见中就提到“红旗河污染处理涉及环保、水务局、市政局、新城建管委等相关部门,情况复杂,原则分别由各单位按各自职责开展工作。”尽管有明确的分工处理办法,但是效果并不明显。2016年7月,一则《又臭又脏 谁在向红旗河排污?》的报道又见诸重庆晨报。
        真正开始让红旗河乃至临江河重焕新生,则是2016年底重庆开始全面推行河长制之后。2017年3月16日,《重庆市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方案》发布,同年6月底前全面建立市、区、乡、村四级河长体系;2017年12月8日,重庆市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全市河长制组织体系的通知》,创造性地实行“双总河长”制,市、区县、乡镇(街道)三级由各级党委和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共同担任所辖区域总河长。
        “‘双总河长制’的实行,彻底打破了部门的壁垒,以往推诿扯皮的状况不再出现。”永川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区副总河长宋朝均在接受采访时说,该区把治理临江河流域工程作为全区最大的“一号民生工程”来抓,印发实施《临江河流域综合治理实施方案》,各部门通力合作,短短两年间,临江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7年底,彻底消除黑臭水体;2018年底,水质稳定在Ⅳ类;2019年4月,部分河段水质已经达到Ⅲ类标准。
        临江河的变化,只是重庆市众多河流的一个缩影。“双总河长制”在近两年的实施中,该市各级各部门积极主动融入河长制工作,2018年全市各级河长累计巡河60余万人次,开展“清四乱”、“清河1号”等专项行动30多个,上下一心、左右联动的综合治理格局已然成形,全市河库水质进一步优化、水生态环境也得到进一步美化。
        今年4月20日,重庆市委书记、市总河长陈敏尔和重庆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总河长唐良智共同签发重庆市第1号总河长令,向全市发布水污染防治“冲锋号”。“当前我市河长制工作正在由全面建立向全面见效深入推进,市第1号总河长令有利于压实各级河长的责任,在全市上下形成合力攻坚河库突出问题的格局。”重庆市水利局局长、市河长办主任吴盛海表示,“自全面实施河长制以来,我市已建立三级”双总河长“架构和四级河长体系,实现了‘一河一长’‘一库一长’全覆盖,并正在压茬推进‘一河一策’和‘一河一档’。”
        联治联补
        跨区合作效益共享
        2018年11月19日,初冬时节的琼江,江风料峭,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琼江重庆段市级河长张鸣,四川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涪江四川段省级河长崔保华共同带队乘船自四川顺流而下巡查琼江。
作为横跨四川、重庆,流经四个区市的长江三级支流,琼江一直以来饱受污染之苦。此次两地省级河长首次联合巡江督查行动,拉开了川渝跨省治水的大幕。
         “河流原本就是一个有机整体,要想治理好,就必须统筹上下游、左右岸,调动流域各方力量共同发力,联合治理。”重庆市水利局河长制工作处处长吴大伦在接受采访时说,借此次联合巡江行动,四川省遂宁市、资阳市和重庆市潼南区、铜梁区联合签订《河长制领域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琼江流域治理保护搭建了“沟通桥”,深化了跨境流域水污染联防联控联治,形成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联防联控联治的工作合力。自协议签订以来,琼江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全流域联合督查执法,全流域近20个水质监测站已经投入使用,琼江水质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截至目前,重庆市共有10个区县与市外区县就24条(段)河流治理签订了18个合作协议。”吴大伦介绍,不仅河长制跨省合作有声有色,重庆市各区县之间跨区域的合作补偿机制也初具雏形。
        在长寿区,被称为“长寿湖”的共和国第一批水电工程之一——狮子滩水库,也无奈地经历过水质恶化的历史。“狮子滩水库位于长江一级支流龙溪河下游。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上游的入境水质不断恶化。”长寿区水利局局长王涛告诉记者,尽管狮子滩水库容量大,自净能力较好,但仍被上游不断加剧的入境污染压得喘不上气。
        “自河长制实施后,长寿区在强化自身水污染治理的同时,于2018年与龙溪河上游垫江县签订联防联控协议,建立跨界突发水环境事件应急联动机制、联合监测和预警机制、跨界环境污染纠纷协调处理机制等七项制度,并定期召开区级部门河长制工作联席会议共同研究解决相关问题。”王涛介绍,“从实施效果来看,入境水质不断好转,从一年多前的劣Ⅴ类,到去年底稳定为Ⅳ类水,部分丰水时段能达到Ⅲ类。”
        在永川区,记者看到一份《永川区建立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实施方案》,按照方案的安排,永川区与璧山、江津等相关区县签订的《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按照“水质变好下补上,水质变差上补下”“谁污染、谁补偿,谁改善、谁受益”,水环境质量“只能变好,不能变差”等原则,通过考核高锰酸盐指数、氨氮和总磷3项主要因子核算补偿金,同时实施生态环保考核。钟铎告诉记者,即便在永川区内,各个镇街之间也都开始实行生态补偿机制。一个月里,治水做得好的镇街最多可以得到其他镇街10余万元的补偿,在此激励下,各地方的治水热情高涨。
        “2018年5月,重庆市印发了建立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实施方案,到2020年前将在龙溪河、璧南河等19条流域面积500平方公里以上且跨2个或多个区县的次级河流建立横向补偿机制。其核心就是落实区县水环境防治责任,让受益者付费、保护者获益,以实现成本共担、效益共享、合作共治的良好局面。 ”吴大伦介绍说。
        此外,重庆市将河长制纳入全市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统筹考虑,与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乡村振兴战略和长江经济带保护发展等深入融合推进,并将河长制工作纳入2018年区县(自治县)及国家级开发开放平台考核,全面实现工作方案、组织体系、制度措施、监督考核“四个到位”。去年12月,水利部部长鄂竟平赴渝调研时指出“重庆河长制工作走在全国前列”。
        全民参与
        护河成为自觉行动
        头戴草帽、身穿红马甲、脚着胶鞋,手提垃圾袋……迎着微寒的春风,党员巡河员刘琼的身影又准时出现在红旗河的河岸。她的眼睛始终在河岸上搜寻,发现垃圾就用工具捡拾,还不时拿出手机,对着河道拍着照片并使用App上传信息:“今天河水质量整体不错,垃圾很少。”
        刘琼所使用的App便是重庆手机巡河App,通过这款App,可以实现巡河数据、问题整改实时查看和反馈。“目前我们所有河长、巡河员巡河都在使用这款App。”刘琼告诉记者。
        这是重庆市利用信息化手段强化河长制工作的一个尝试,目前该市已启动智慧河长系统规划工作,到2020年底将彻底解决河库水质人海战术、监测不准等问题。
        “在积极推进河长制信息化建设的同时,我市还整合检察、公安、审计等力量,强化河长制共督共管体系。”吴大伦介绍,该市设立了三级河库警长1000余名,实现河库警长全覆盖,重拳打击破坏河流生态环境违法行为;市检察院与市河长办公室签订合作协议,开展“保护长江母亲河”公益诉讼专项行动,震慑各类涉水犯罪行为;抽选河长制专责审计官近200名,对1.7万余名河长、38个区县、22个市级责任单位河长制执行情况进行全面审计,开全国先河。
        招募了上万名“河小青”青年志愿者参与到河流、水库保护行动中,并对应建立四级“青年志愿河长”体系;组建各级“巾帼志愿河长”队伍,鼓励妇女群众争当巾帼志愿河长、巾帼河道专管员;组建“百姓河长”队伍,聘任“记者河长”,引入“企业河长”……重庆市在河长制工作中充分认识到,河长制不仅是政府行为,更需要发动各方力量,形成更大社会影响,让社会各界更好参与治河,守护治河成果。
        举办“发现重庆之美——百万网民点赞重庆最美河流”大型主题宣传活动,通过网络点赞、专家评审,评选出2018年度10条最美河流、10座最美水库;
        网络征集并确定“重庆河长制”及“重庆河长”图文logo,并制作河长包、河长标志、河长帽、河长工作手册等衍生产品;
        开展“全面推行河长制先进单位”“最美护河员”评选,激励各级单位挖掘护河先进典型;
        ……
        “系列活动让河长制不断深入人心,让老百姓都把爱河护河变成自觉行动。”吴大伦说,“现在重庆河长制微信公众号接收到最多的信息就是涉河污染的群众举报。老百姓真正把维护河流的健康当作是自己的分内之事。”
        两岸青山相对出,一江碧水汇东流。如今,重庆市河长制工作已经在巴渝大地落地生根,刚刚发布的市第1号总河长令更是吹响了水污染防治“冲锋号”。“河长制不是‘冠名制’,而是‘责任制’”“今年将着力推进‘智慧河长’建设,建立河库大数据中心来实现河长制管理决策智能化”“到2020年,全市重要河库生态安全得到保障,实现河畅、水清、坡绿、岸美”……目标确定,蓝图绘就,治河有痕。随着河长制工作不断走向深入,“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景象将重回重庆百姓的身边。